这种飘忽不定的游离感十分令人不安 像是一颗定时炸弹 隐秘的情感 所有的压力 为什么 原来只是个普通人而已 那些字句 掀起腥风血雨 有人拽着我的头发 使劲往后拉扯 头皮紧绷的疼痛感 早就被铺天盖地的自恶所掩埋 自虐肉体 却只是像雷雨天里在屋外拼命敲打窗户还一边喊话的人一样徒劳 除了震动感以为 别无它觉 看着屋外人张合的嘴巴 夸张变形的嘴脸 我已失去同感 那是另一个空间 无法介入这边 却又在边界微微粘连 细小的拉扯 藕断丝连的粘稠
可恶 恶心 无法摆脱 像是溺水的人拼命要浮出水面 用力挣扎
我要去哪里 哪里是我要去的地方 一个人 从来都是狼狈不堪 我不需要谁 也没人需要我 那就走吧 赤脚前行 他们...

独自

总的来说,我还是挺喜欢自己一个人呆着的。因为一个人的时候,感觉很舒服,可以自己跟自己对话。内心里异常平静。无论周遭发生什么,只要不是刻意去注意,就不会被打扰。

像一个在行走的梦中人。

有时候就在想,为什么要去向他人解释一切,如果他人不是真心在乎,何必费劲心思去辩解。无论是说出口的语言或是写在纸上的文字,我都不愿去做的。然而,能用这样的心态的时间于我,少之又少。

想想,自己在百分之八十的时间里都是个平和到怯弱的人。周围朋友的评价都不离“善良”“温和””平易近人“这几个形容。现在回想起来,每当我对自身感到厌倦和怀疑的时候,总免不了被一种强烈的自卑感包围。扪心自问,为什么我那么平淡无奇?为什么...

上班路上

清晨的商业街。
她像被设定程序的机械样摆动着四肢匆匆穿梭而过。耳机里的歌者不知疲倦地高声歌唱,歌声伴随着鼓点的节奏敲击着她还未完全苏醒的大脑。连排矗立的高大楼宇,是夜夜笙歌的富贵名流们,只在猛然惊醒的清晨里,展现卸妆后一张张苍白疲倦的面庞。各种时装、名表、美食品牌的标志和巨大的LED屏幕被笼罩在橘色的晨光里。空旷静谧的商业广场,唯一声响来自瘦弱清洁工人手里一把清扫昨夜繁华闹市残余垃圾的扫帚,格外凸显放纵狂欢后的倦怠和凄凉。
她途经大楼外围商店的玻璃橱窗,不免多看几眼橱窗里映射的自己的身影。就在她边前进边迅速打量自己的时候,突然注意到空荡背景里那些木栅栏圈围的小型花圃。那是沿着商业步行街主干道...

不是诗


奇怪的情感

奇异地忧郁着 她的眼落在黑暗里 一片空茫 她的心脏在胸腔里有力地撞击 一下 一下 暗夜里滋生的猜疑 不是妒忌的苦涩 只是迷惑不解 好奇 一心探寻 已确凿的事件 猫发情时的叫春 如婴儿的哭声 鬼魅 穿越黑洞洞的街头巷尾 却不知从何谈起 女人的心思 琢磨不透 神秘莫测 她恍恍惚惚 莫名地心酸 却不是以爱之名 不是夜风在心的荒野中 凌烈呼啸 掀起刺痛神经的沙尘 只是悼念着一段 可笑的 从未开始却轰然结束的恋爱

她,女人

她喜欢探究女人 各种各样的 她们的生活 意想不到的种种际遇 或是轰轰烈烈地如火山爆发样的恋爱 不顾一切地投身于此 或是平平淡淡地如无波湖面样的生活 柴米油盐的平静相守 还有 声...

©Maxine Z | Powered by LOFTER